速酷小说 > 大清隐龙 > 4968 火化台
  /

  “畜生啊!禽兽!我们救人反而要向他行贿?吃死人也不怕有报应?”岛津大郎手下愤愤不平的骂道。

  “报应?你真的觉得这些人会相信报应?这就不是人,本来就是修罗恶鬼投胎,来人世间走这一遭,就是吃人来的!”

  “抓紧干活……后面指不定还有什么乱子要出呢!”

  此刻时间已经接近傍晚,血腥的四月十三日一天已经快要过去了,原本的战场宁静了下来,北面装甲列车已经保护着剩余的新军撤退,这时候肉眼都已经看不到大军的影子了!

  这一战后期统计朝廷一共阵亡了一万三千余人,叛军数量可就统计不清了,应该在三四倍左右!

  岛津大郎当然没有时间去管叛军的尸骨,七天收敛一万三千具尸体,一天平均就是两千具尸体。

  这任务量大到不可想象,还好战争没有破坏掉电报线,跟后放的消息还能联系的上,李拓等人听说岛津大郎已经被允许收敛尸骨了。

  这群人赶紧给他调集物资,一列满载煤炭、木材的专列缓缓停靠在旷野上,拔刀队员们赶紧组织这些半大小子,卸车堆放,并立刻开始组织尸骨火花。

  “已经清点完毕的尸体,推过来……西山营在铁道西边烧,御林新军在东面烧……切记不要吧身份牌和遗物弄乱了,都装在竹筒里面跟着尸骨一起摆放在一起排队!”

  “都听清楚了吗,千万别弄混了……臭小子,别手忙脚乱里的,尸骨排队放好!”

  一具又一具残破的尸体摆在大地上,整整齐齐如同生前的军阵一样,胸前放着装骨灰的竹筒,里面是锡铁身份牌还有遗物!

  岛津大郎看着面前这个面目清秀的小战士,穿着西山营的军服,看年纪也就二十二三岁,胸口心脏中弹牺牲。

  拿起身份牌轻轻的念着上面的名字“山西、朔平府、威远堡……张赫……今日邮局寄送军饷存单二十二银元……父母勿念……”

  遗物非常简单,一份给家乡电报的存根,一枚身份牌,一张破旧的护身符,可能是在家乡某个寺庙道观所求,也仅此而已!

  “哎……兄弟走好,我们会妥善收敛你的骨灰……会有人送你回家的!”岛津大郎立正给牺牲的士兵敬礼!

  “点火吧!”

  这种露天的火化场,不过就是木柴和煤炭堆成一个小小的平台,尸骨摆放在上面,然后下面引火燃烧!

  熊熊烈焰冲天而起,此刻已经过了起点,天色已经黯了下来,火焰隔着好几里地都能看的清清楚楚!

  火焰吞没了尸骨,从今后这个世界上除了他的亲人和朋友之外,再也无人会记得他!

  “摆放柴堆和煤炭……节省使用,没有办法我们烧不了那么细致……死去的兄弟也不会埋怨的!”

  “点火……送兄弟们一程……敬礼!”

  一堆又一堆的火化台被点燃了,岛津大郎们挨个给上路的士兵最后一个军礼,一些拔刀队员本身就信奉佛教。

  在火化台前,也能短暂的念几句阿弥陀佛的佛号,祈愿这些牺牲的士兵能够魂归极乐世界!

  一个、两个、上百个……越来越多的火化台被点燃了,狂野中这些火化台组成了壮观的景象,远方叛军大营都被惊动了!

  鬼子六正在会议,突然发现帐篷北方隐隐透出了红光,他暂停会议走出大帐,站在高处向北方眺望。

  这时候人们才发现北面火化区域,已经烧红了天,铁炉沿线足有二百多个火化台正在燃烧,而且数量还在持续的增加之中!

  火光冲天,叛军大营之内无数人都在翘首向北方看!

  鬼子六什么都没有说,脸色铁青足足驻足站立了一刻钟才下命令说道“传令各营不许随便张望打量,祸乱军心……记住了,告诉所有士卒,这场涿州之战,我们是胜利一方,朝廷大军已经彻底失败了……”

  “就按照刚刚会议所说的去办,明天遴选出来的先头部队,立刻向北开拔……这次不要冒进,稳如泰山一样的压过去!”

  “第二,命令京师我们的探子马上散步流言,把朝廷惨白的消息散步出去!”

  “第三,统治英国人,该他们出力气了,英国的报纸必须要刊登咱们所拍摄的照片,向世界宣布载淳惨败我方大胜的消息……”

  “第四,联系英国、法国、沙俄这些和华族有嫌隙的国家,外交施压,必须让华族给朕一个解释,为什么装甲列车会参战?”

  “第五,向各地督抚派特使……这场血战我们赢了,他们也得表态站队了!”

  “呵呵,后面就要开始动嘴皮的战斗了,载淳你输定了……急的让那些拍照的去火化台那边多拍几张,让世人看看载淳这小昏君究竟输的有多惨!”

  “是……”众人纷纷领命而退,这里只留下鬼子六一个人呆呆的望着火花场的位置,手心里捏着一块装甲片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荣禄带着光绪帝御用的摄影师,离开大营赶往火化场,离着还有一百多米就已经感受到滚滚的热浪扑来。

  二百多火化台熊熊燃烧,天空中各种变幻的烟雾和灰烬形状,就好像亡魂在半空中哀嚎一样。

  灰烬如雪一样飘了下来,落在荣禄等人的身上,拍都拍不过来!

  “你们去照相,把朝廷大军拍的越惨越好,死尸的惨况还有火化的场景都拍下来……其余的人跟我走!”

  荣禄强忍着高温绕着火化台走了过去,直奔岛津大郎而来嘴角带着冷笑。

  “哎……偷梁换柱啊!我这一没看住,你们就搞小动作,陛下说了一千人,你这里是多少?远超一千人了……”

  “来人啊,给我清点,多出来的民夫都给带回大营去……妈的,下一波都给送到敢死队里面去!”

  一天的忙碌,再加上收敛死者压抑的情绪,让这些拔刀队员们再也忍不住彻底爆发了!

  “够了!八嘎……你们还有完没完!中午的时候,你们已经敲诈走了我们二十条黄金,现在居然还来!”

  “欲壑难填,无耻啊!”

  荣禄当时就笑了“哎呦……还有这件事儿呢?我怎么不知道?给谁了?怎么给的?”

  “凭什么给别人不给我啊?当我不存在是个屁?我连一点金子渣都没见到,你还冲我嚷嚷?”

  “呵呵呵……想让我放你们一马也行啊,二十条金子,少一个边儿都不行,掏出来我也放你们一马!”

  岛津大郎冷冷的说道“我们不可能背着金山出门,你们这就是成心难为我们了?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没错,爷就是成心难为你,受不了你走啊!在这烧尸体干嘛?你贱的啊?”

看过《大清隐龙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