速酷小说 > 这个光头很危险 > 第194章 单挑(3)

第194章 单挑(3)

  梁俊将手伸进了内衣里。

  这个动作让夜昆一愣,毕竟这个动作女孩子看了会脸红的,真的是不堪入目!

  锵!

  只听一道剑鸣响起,夜昆居然看见梁俊拔出五尺长剑!

  天呐!他是怎么放进去的!

  不止是夜昆有这样的疑惑,所有人都是这样的。

  剑皇拔剑!威力加一倍!

  不过梁俊的剑比一般的剑要长许多,一般的剑都在三尺六左右,而他的居然有五尺长!

  看起来就像一把长刀!

  裴迁现在倒是担心起来了,剑皇拔剑可不是闹着玩的,周围坐着的都是学员,如果出了什么意外,那就难辞其咎了!

  但如果制止了!那怎么算?

  就在梁俊要将自己剑介绍出去时,裴迁沉声说道:“因为特殊情况,这场战斗请两位停止,这已经超出了实力范围,不然将会伤及无辜。”

  “我说了!在我要说话的时候,不要打断!”梁俊那憨憨的表情顿时变样,手中的长剑朝着裴迁一劈!

  轰!

  一道半月状的剑气朝着裴迁袭去,澎湃的剑气让裴迁身后的学员们露出惊恐,那剑气仿佛能摧毁世上所有!

  就连地面都无法支撑剑气,纷纷开裂!

  裴迁脸色一聚,伸出了手掌!

  一道金色屏障凝聚在身前,剑气狠狠撞击,绽放出无比耀眼的光芒。

  咯吱一声。

  剑气并没有消失,而屏障却出现了裂痕,这让裴迁心头一震,手掌顿时一扬!

  只见屏障向上倾斜,剑气顺着屏障的方向,发生了位移,直冲天际!

  全场倒吸一口凉气!刚刚是真的好险啊!

  身后的长孙俊贤暗道裴迁修为又进展了,竟然能随手唤出高深法道屏障,将剑气引向天际!

  “不愧是裴院长,一只手就能搞定,佩服!”梁俊拱手说道。

  身为梁俊的老师,现在已经吓坏了,以前的梁俊不是这个样子的,为什么今天突然变了!这么强!

  裴迁并没有理会梁俊,淡淡问道:“关青,他在我们学院多久了?”

  关青知道个屁,看向梁俊的老师,后者恭敬说道:“梁俊在学院已经有三年了!”

  “这件事之后,将每个学员的底细从新调查一遍!我不允许我的学院出现任何的阴谋诡计!”

  “是!”关青沉声说道。

  此时的夜昆知道裴迁是什么意思,这梁俊的实力确实能伤害到旁边的人,现在已经不是比武了。

  “换个地方?”夜昆提议道。

  梁俊扛着自己的剑,憨笑道:“怕伤了周围的人吗?”

  确实,我昆哥怕自己一下没控制住。

  “是的,毕竟我是一个善良的人。”

  “哈哈哈,这句话我喜欢,那我就随了你的意,不过我很好奇的是,裴院长,我们这局怎么算?”梁俊看向裴迁问道。

  “这局作废,之后继续进行,两位有什么私人恩怨,请远离安康州进行。”裴迁低沉说道。

  夜昆听后没有意义,梁俊也不在乎这个,身体缓缓升空。

  “夜昆,来吧。”

  夜昆沉声说道:“步行。”

  “步行?”这下连梁俊都疑惑了。

  “是的,你没聋。”

  “可以。”梁俊也不急,缓缓降下。

  夜昆先来到媳妇这边:“你们先回去,我去去就回。”

  “夫君,你要小心啊,那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。”颜暮儿担心说道。

  “放心好了,我有把握的。”

  夜昆看了东赐和妲慈一眼,让他们好好保护好媳妇她们,说不定也是调虎离山。

  最后,夜昆看了阿弟一眼,发现阿弟的眼神有点幽怨,就像以前自己骗他似的。

  算了算了,等回来再解释吧。

  阿弟真是造孽啊···为什么要碰见我这样的阿哥。

  阿哥是真的不想这样的。

  看着夜昆和梁俊走出了武斗场,所有人都松了口气,这剑皇发威了,在场的···有能力自保的就那么几个,但是其他的学员都得死,夜昆将其引走那是最好的。

  说白了,众位院长是觉得,此人根本就不是剑皇,很有可能已经是剑宗了!

  在场的估计也只有裴迁是对手,但剑宗级别的较量,恐怕这太京学院要没了。

  裴迁死都不想看见这样的情况出现吧。

  另外一边,夜昆和梁俊走在城西的街道上,利用这个时间,夜昆还是问道:“你在安京学院潜伏,就是为了我?”

  “当然不是。”身边的梁俊低声说道,那脸上的笑容多么灿烂啊,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是好人呢。

  “这么说起来,你还是为了我的剑。”夜昆已经想不出什么理由了。

  “确实,但也不是,火云焚天背后的元尊剑帝!”说到元尊剑帝的时候,梁俊的脸色就变化了不少。

  夜昆算是知道了,这元尊剑帝不知道惹了多少人,现在剑在自己手上,那些仇人都来找自己了!

  自己居然要给元尊剑帝擦屁股!而那元尊剑帝不知道哪里逍遥快活!

  goude,别让我逮到你!

  “那元尊剑帝怎么得罪你了,你这么厉害,当年怎么不剁了他?”

  “当年我没那么牛逼啊,这把剑明明就是我的,是元尊剑帝这个骗子!我干他娘的!”

  “我也想干他娘的。”夜昆那个气啊,自己被元尊剑帝给玩弄了!

  梁俊看了夜昆一眼:“你不是他的学生吗,也要干他娘,看来你也被欺骗了。”

  “谁是他学生,我只是一个受害者!”

  “看来我们都是受害者。”

  “是啊。”

  “那今天不是你死,就是我死了,这世上就少了一个受害者。”

  夜昆感觉啊,这人的思维怎么那么奇怪啊,受害者不应该齐心协力吗。

  “如果等下我死了,记得帮我报仇!”

  夜昆:“······”

  天呐,我昆哥从新定义了报仇的意义。

  “好,没问题。”

  “那你呢?”

  “我不会死的,所以我会给你报仇的。”

  梁俊愣了一下,抓了抓后脑勺笑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自信。”

  “自信来源于实力,当你到了我这个地步,就会明白了,那是一种深深的孤独。”

  “还说不是元尊剑帝带出来的,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是一样。”

看过《这个光头很危险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