速酷小说 > 这个光头很危险 > 第196章 仇一定要报(5)

第196章 仇一定要报(5)

  “嗯,我知道。”夜昆现在还没有离开太京的打算,毕竟自己的阿弟还没成长起来,也不放心啊。

  “最后问你一件事。”梁俊突然道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你到底会不会飞啊?”

  “额···不会。”

  “······”

  看着梁俊飞走,夜昆叹了口气,收拾了一下虎雕肉,就准备回去了。

  怎么哄好阿弟呢,怎么感觉比哄媳妇还难啊。

  安康州,太守府里!

  “婉清,爹对不起你,让你受苦了!”巴台坐在床榻旁边,看着转身的女儿,现在虽然没事了,但女儿少了一条胳膊,这将是一辈子都无法弥补的事情。

  巴婉清背对着巴台,没有做声。

  “婉清,是爹无能,害了你。”

  巴婉清还是没说完。

  半响后,巴台沉声说道:“婉清,太京实在太危险了,本来以为不会连累你,但现在还没开始,就这样了,所以爹决定了,送你去你娘亲那边。”

  听到这句话,巴婉清终于是有反应了,回头震惊问道:“娘亲?!你不是说娘亲早就死了吗!!!”

  “婉清,爹也不是故意要骗你,只是爹和你娘亲有点矛盾,你娘亲那边···哎···婉清,你去娘亲那边会更加好的,不要担心爹。”

  巴婉清都不知道,爹到底有多少事情没和自己说。

  “娘亲在太京吗?”

  巴台摇了摇头。

  “不在太京?那在东幽哪里?”

  巴台继续摇头。

  “不在东幽???”

  “是的,在昆缈。”巴台沉声说道。

  “昆缈!那么远?”巴婉清震惊了,胳膊立马传来疼痛,这让巴婉清紧紧皱着眉头。

  巴台点了点头:“确实有点远,但是你去娘亲那边,对你修炼,各个方便都有好处,比爹这边好。”

  “我还能修炼吗?”巴婉清喃喃说道。

  “能,你娘亲肯定有办法的,婉清,不要怪爹。”

  巴婉清看着面前苍老许多的父亲,低声说道:“爹,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,但如果你让我放弃报仇,不可能的!我一定要让夜秦和整个夜家付出代价的!”

  “婉清,既然你决定了,爹自然是站在你这边的,你去娘亲那边好好修炼,爹在这边给你打好基础,到时候我们父女一起将今天的事情好好算算账!”

  “爹···”巴婉清抱住自己的父亲,狠狠大哭了起来,压抑在心里怨气统统爆发。

  “哭吧,哭出来就好受了。”巴台看着女儿那空空的衣袖,目光散发着戾气,夜昆!这比帐现在不算,但是以后你们要连本带利的还给我巴台!

  巴台柔声说道:“婉清,车都已经准备好了,今天晚上你就出发。”

  “爹,这么急吗?”巴婉清倒是想和爹在一起,但是为了报仇,自己必须去娘亲那边。

  “嗯,你到了昆缈,爹就能更加放心了,人手方便你别担心,爹都会打点好的,一路上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  巴婉清深深吸了口气,目光变得坚定起来:“爹,等我修炼到了剑帝,我就会回来!”

  “好,我的婉清成长起来了,爹很欣慰,爹在太京等你。”

  “嗯,爹,婉清不在你身边,你要好好保重。”

  “放心好了,好好听你娘亲的话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巴台给女儿稍微清点了一下,给了金票,然后将女儿送到后门。

  门口已经停了一辆马车,而且是白羽马。

  但巴婉清并没看见护卫什么的,就只有一个马夫,而且认识:“吴池老师!”

  马夫正是吴池!

  巴台拱手说道:“吴池,小女这一路,就麻烦你了。”

  吴池摘下斗笠,拱手说道:“欠你的,谈不上什么麻烦。”

  巴台摸了摸女儿的秀发,眼里有点湿润,这一别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见,也许见不到了。

  但为了女儿的安全,必须送走。

  “去吧。”

  巴婉清跪在巴台跟前,磕了三个响头:“爹,女儿不孝。”

  “傻孩子,快起来,是爹害了你。”巴台终于还是忍不住落泪,紧紧抱着女儿。

  看着女儿走进了马车,巴台拱手说道: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  “再见。”吴池戴上斗笠,手中的皮鞭狠狠抽了一下白羽马,只见白羽马展翅高飞,消失在夜空里。

  巴台呆呆的站在原地,半个时辰后,巴台才缓缓走进府内。

  当准备走进屋的时候,里面响起一道声音。

  “太守这么着急将女儿送走,到底是为了什么呢?”

  巴台听后一愣,直接跪地行礼:“下官不知三皇子前来。”

  “没事没事,进来吧。”长孙俊贤带着笑意说道。

  巴台站起身来,拍了拍衣袍,双手将门打开。

  但是刚刚一打开,一把利剑就横在脖子上,那冰冷的寒意让巴台知道,也许等下将没命!

  在门口旁边是一位蒙面男子,就连眼睛都没露出来。

  “三皇子,这是?”巴台疑惑问道,露出害怕的神色。

  长孙俊贤揉了揉额头,抿着手中的香茶说道:“听说你和我九弟有来往,可有此事?”

  “九皇子?下官和他并没有来往啊!!!”

  “那这就奇怪了,九弟在圣人面前举荐你来兼任这都尉一职,甚至连我的人都没用上,这让我很是震惊啊!”

  巴台直接跪在地上大喊冤枉:“下官是真的和九皇子没关系,三皇子你肯定是误会了。”

  “误会,巴台,你从太西县一路到现在,算是达成了别人一辈子都无法达到的成就,这种速度,你说你在太京没人,谁信啊,说说,你在太京的人是谁?”长孙俊贤冷声质问。

  巴台咽了咽口水,恭敬说道:“童文山。”

  长孙俊贤听后愣了一下,居然是左相的人!

  而左相似乎和九弟关系不错,和自己关系也挺好的,就是不知道左相是怎么决定的。

  “原来是左相的人,本皇子和左相关系还是不错。”长孙俊贤示意黑衣人,黑衣人将剑放下,随即站在长孙俊贤身边。

  “左相也算是下官的领路人,对下官有知遇之恩。”

看过《这个光头很危险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