速酷小说 > 这个光头很危险 > 第336章 又是夸我昆哥(5)

第336章 又是夸我昆哥(5)

  进了皇宫,两人就下了马车步行进去。

  毕竟在皇宫里面,是不能坐马车的,还坐马车,那就是对君主不敬了。

  “夜御使请跟我来,君主正在后花园里赏花。”没想到这个君主如此的淡定,还有心情去赏花。

  夜昆点了点头,跟着白晓,而绝天就走在夜昆身边,凭着夜昆的实力,应该是不会发现的。

  然而夜昆虽然没准确确定,但就是感觉身边不寻常,难道这皇宫里面闹鬼不成?

  “夜御使,怎么了?”看见夜昆神色有点怪异,好奇问道。

  夜昆伸手抓了抓后脑勺,然后突然朝着左手边拍下去,看看有没有人···

  绝天没想到夜昆居然来这么一手,眼珠子差点跳了出来,居然来了一个回首掏!

  夜昆!

  我们的仇越来越大了!

  老子先要毒你一下!

  以前阿离给过自己一种药···叫裂开丸,放在水里就会化开,只要喝下这开裂汤,整个人都会裂开的,阿离做出来的药还是很给力的,甚至还实验过,对所有人都惯用,估计老尊上喝了也会裂开。

  更别说夜昆了!

  这次不让你裂开,我就不叫绝天了!

  这个仇,我们结大了,就算现在不杀你,也要让你享受一下裂开的滋味!

  很快,白晓就带着夜昆来到后花园里!

  远远就看见一个男人在···抚琴???

  没想到五岳的君主会是这个样子的,夜昆心里···五岳的君主应该凶残才是,但根本就没那回事。

  男人的体型均匀,不是那种很帅的人,但却很耐看。

  抚琴的时候都很有气势,看来也是老手了。

  叮!

  一声清脆之声响起,居然是琴弦断裂了!这怎么可能,不应该出现这样的问题啊。

  国师都愣了一下。

  夜昆感觉这是故意的,君主就是想告诉自己,谈和是不管用的,所以用断弦的方法通知了。

  而这时候君主也抬头了,是的男的···

  比圣人要年轻许多,皮肤略微白皙,夜昆就感觉···这个君主有点女人化了···如果换上女皇装,应该也是可以当的。

  “君主,臣有事禀告。”国师恭敬喊道。

  君主看了国师一眼,淡淡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  “君主,这位是从太京来的御使,夜昆。”白晓恭敬介绍。

  君主正视了夜昆,缓缓站起身来,旁边的侍女赶紧将琴给撤走。

  “你就是夜昆?”君主淡淡问道。

  夜昆不卑不亢,昂首挺胸说道:“君主,我就是夜昆。”

  “如此年轻就获得那么高的成就,真是让本君主羡慕,如果我五岳也出现这样一位人才,那该有多好啊。”君主无比的感叹,为什么太京会出现夜昆这样的人,而自己却找不到这样优秀的人。

  夜昆此时无比的纳闷,为什么你们这些人···一见面就要夸自己。

  反正每次都是这样的,一开始还觉得不错,但是听久了,也没感觉了。

  “君主,那就不打扰了,臣先退下。”白晓恭敬说道。

  “去吧,夜御使过来坐便可,不要那么的拘束,就当是家里。”君主微微笑道。

  看着君主那笑容,夜昆觉得是假象。

  但是夜昆也没客气,直接坐在君主的对面。

  两人都在认真打量对方,显得很细心。

  君主早就听说了夜昆的名号,很想见见这个传奇且优秀的男孩。

  今日一见果然了得,居然把自己的头发给削了,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啊。

  能对自己如此狠的人,才能如此的优秀,这个夜昆确实不能大意了!

  夜昆觉得,面前这个君主不好搞定啊,似乎和圣人一样。

  这可能是他们的通病。

  “夜御使,感觉我这里如何?”君主主动询问。

  夜昆拱了拱手说道:“君主,盛京确实让我眼前一亮。”嘴里是这么说的,但是心里在想,除了盛京,还有什么地方?

  “能得到夜御使的赞扬,本君主都得高兴起来。”君主说完之后就扬了扬手,周围的侍女纷纷离开。

  而君主亲自给夜昆倒茶:“夜御使这次过来,应该是有很急的事情吧?”

  夜昆双手捧着茶杯,这个君主倒是客气了。

  “确实是有急事。”夜昆点了点头。

  “先喝茶,一路赶来辛苦了。”说完自己就抿了一口。

  夜昆看到君主都喝了,自己也拿起茶杯抿了一小口。

  “这茶如何,你们太京出来的。”

  “难怪喝着如此的相近,原来是太京的茶,这就是一种故乡的感觉。”夜昆暗示了一下君主,那些人到底被你怎么样了,是生还是死!

  作为君主怎么可能没听明白,不过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好奇问道:“如果夜昆你坐在我的位子,你会如何选择?”

  夜昆表示我对你的位置不感兴趣。

  “君主说笑了,我怎么可能坐在你的位子上去。”夜昆暗道君主狡猾,居然乱给自己扣帽子了。

  “没事,本君主只是打个比喻而已,夜御使不要放在心里,随便说就好了。”

  “既然君主让我说了,那我就说了。”

  君主默默点了点头,夜昆就沉声说道:“这种事情如果搁在我的身上,我肯定会查明真相,这才最重要的。”

  “夜御使,什么叫查明真相,你就那么确定,那就不是真相吗?非得拖延时间?”君主淡淡说道。

  “君主,使臣前来太京参加庆元节,我们是有责任保护他们的安全,这次是的事情我们有责任,但也请让我们找到真凶才是。”

  君主轻笑了一声:“恐怕你们的圣人并不想找到真凶,夜御使也许就是这样,被圣人派到这里来的吧、”

  听到这句话,夜昆都得沉默了,因为这句话说的有道理啊。

  圣人是怕自己查下去,就查到自己的头上了。

  “看来确实如此了,夜御使···你们的圣人还真是能下血本的,让你来五岳,如果换成本君主,肯定不会让一个优秀的人才寒心。”

  听到这里,夜昆差不多知道君主的意思了,原来是想自己投靠五岳!

看过《这个光头很危险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