速酷小说 > 这个光头很危险 > 第438章 当怨恨爆发(2)

第438章 当怨恨爆发(2)

  但要怎么才能挽回这被动的局势,夜昆很是苦恼。

  叶离和颜慕儿当然发现夫君的异常,知道夫君肯定有心事,烦恼着···

  回到屋里,叶离就好奇问道:“夫君,到底怎么了?”

  “我们很被动,这次的庆功宴,怕是要变了。”夜昆觉得非常有可能,这太京都还没好好走走···

  “夫君,你去哪里,我们就去哪里,天大地大,肯定会有我们容身的地方。”颜慕儿柔声说道。

  夜昆握住媳妇的小手,认真说道:“我就是想要个普通的生活,让你们安心生活,但总是有各种麻烦来,真是委屈你们两个了。”

  “夫君,不要说了,人家都感动了。”颜慕儿娇滴滴说道。

  夜昆捏了捏颜慕儿的小脸蛋:“睡觉,反正事已至此了,顺其自然吧。”

  夜昆决定好好抱着媳妇睡一觉,明天的事情···明天再说。

  然而此时的皇宫里面。

  长孙御刚刚就寝,就听见外面曹公公的喊声:“圣人,外面有人求见。”

  “大晚上的,谁?!”长孙御显得很不开心。

  曹公公恭敬喊道:“是夜家的夜阳。”

  长孙御坐起身来,大半夜的,夜阳来干什么?

  想了一下,长孙御站起身来,披上衣衫:“召。”

  “是!”

  长孙御坐在旁边倒了一杯茶,静静等着夜阳。

  很快,夜阳的身影就出现了。

  “臣,夜阳参见圣人。”夜阳恭敬喊道。

  长孙御轻轻吹拂着茶杯的热气,沉声说道:“如果不给本皇一个好的理由,你就难了!”

  “圣人,臣有事禀告!事关五岳放在夜家军中的细作!”

  听到这件事,长孙御眉头微微一皱:“好,说说。”

  “这位细作,正是我大哥夜冲!”夜阳冷声说道,目光散过一丝狠毒。

  长孙御听后顿了一下,随即将茶杯轻轻放在手边,站起身来,看着夜阳:“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吗!你现在说的可是要塞的大将军,夜家军的首领!他勾结五岳?!”

  “正是!这也是为什么五岳能得知援军多久抵达,而援军一直都没收到情报,因为正是夜将军的首领,夜冲叛了太京!”

  长孙御紧紧皱着眉头,抹了抹额头,缓缓走动着。

  “夜阳。”

  “臣在。”

  “你将你大哥举报了,这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长孙御沉声问道,没有谁会不求回报的。

  夜阳低沉说道:“我不求任何回报!”

  “你到底想要什么!”长孙御凝视着夜阳问道。

  “臣不想要任何东西。”

  长孙御轻笑了一声:“夜阳,这里只有本皇和你,没有人知道。”

  “圣人,臣还有一事要说!”

  “说吧。”

  “今日夜里,父亲将夜明,还有夜昆、夜秦两人叫到家里商议,如何造反!”夜阳将今天晚上的事情全部道出!

  长孙御听后大笑了起来,指着夜阳说道:“本皇真是没看出来,夜阳你居然有这种魄力,怎么,身为夜家老二的你,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,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?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夜阳轻声说道,仿佛这件事可以考虑了很久,所以说出来才会如此的淡定。

  长孙御缓缓坐下,轻声道:“夜阳,过来坐,和本皇聊聊。”

  “是!”夜阳随即坐在长孙御身边。

  “尝尝宫里的凝神茶。”长孙御亲自给夜阳倒茶,夜阳也没有什么谦虚的表情,很坦然的拿下。

  长孙御现在心里满是好奇:“夜阳,你为什么要说出来,夜家对你不好吗?”

  “我狠我父亲!”夜阳紧紧握着茶杯,冷声说道。

  “司空?你恨司空?为什么?”长孙御真的搞不懂,什么样的狠,能达到这种境界,毕竟这可是夜家的大事,大半夜跑来告密。

  夜阳微微抿了一口凝神茶,淡淡说道:“我是父亲嘴里的蠢货,蠢货就是父亲对我的称呼,从小到大,父亲只表扬老大和老三,而我和老四经常被父亲责怪···”

  “我儿死了,白发人送了黑发人,父亲就想将老四的儿子接到太京···我儿尸骨未凉!父亲是真的不在乎!那我又有什么好在乎的!”

  夜阳心里的怨恨随着儿子的死亡彻底爆发,这么多年来,夜阳一直跟着父亲身边左右,而夜司空嘴里挂得最多的就是蠢货。

  夜阳是一个人,这种词骂多了,怨气也会渐渐积累,就等着哪一天爆发。

  果然,在今天是爆发了。

  长孙御长叹了一声:“司空啊,你四个儿子!居然没一个向着你,可能唯一向着你的夜照,也已经死了。”

  “夜阳,你知道这是什么罪行吗?”长孙御淡淡问道,谋反,全家都要斩掉,和左相一样的下场。

  夜阳轻声说道:“我知道,虽然我告密了,但并不求生,我会和夜家一起死去!”

  “夜阳,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亮点,既然这样的话,到时候你还得作为证人。”长孙御轻轻笑道。

  “是!”

  长孙御顿了顿,再次说道:“等等。”

  “圣人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夜阳转身恭敬说道。

  “司空虽然年迈,但实力还是不容小视,这里有点禁力散,不会致命,你给司空服下。”长孙御从旁边拿出一包白色粉末,放在夜阳手心中。

  夜阳恭敬说道:“圣人放心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

  “是!”

  随着夜阳走后,长孙御并没有去睡觉,而是坐在旁边凝思···

  突然,长孙御打开旁边的抽屉,拿出一张纸,随即放在油灯上点燃。

  但可以清晰看见,上面写着夜冲就是细作的字!

  看来长孙御已经收到了想要的情报,而夜阳的到来证实了这一点!

  说真的,长孙御都没想到,这个细作会出现在夜家!

  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。

  夜家密谋造反。

  原本还没有证据,现在有人证了···司空啊···你可真会教儿子。

  长孙御对夜司空那是格外的上心。

  知道夜阳经常被夜司空训斥,骂蠢货,以前还说过夜司空,别老是骂别人蠢。

看过《这个光头很危险》的书友还喜欢